【悦读】不过是被命运雪藏了两三年

发布者:刘泉凤发布时间:2019-12-05浏览次数:41


来源:新浪读书


《那些打不败你的,终将让你更强大》 婉兮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20175

  文/婉兮

122岁,活下去成了我唯一的目标

22岁,是我前半生与后半生的分界线。

  这个分界线的具体时间在2012年的春天,那个春天,我拿到了一纸化验单,上面显示我一项叫作“肌酐”的指标,高出正常值一大截。在此之前我并无异常,只是偶然间发现自己的血压高达180/120,于是我来到医院,做了全面检查。

  没有任何过渡和预示,晴天霹雳一样到来的诊断,迅速开启了我那仓皇的下半生。

  那时我刚过了22岁生日,离大学毕业不到三个月。

  第一次住院,正值人间四月天,内科楼下的小荷初露尖角,而我生命里的春天,似乎也随着季节的交替远远地去了。

  周围的同学都已经找好出路,考研、工作、留学,只有我,放下了雄心万丈,把活下去当成了唯一目标。

6月初,我仓促出院,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匆忙赶回学校参加答辩。到处都是聚餐与合影,一副离别前的兵荒马乱与真情流露。可热闹都是别人的,我小心翼翼遵守着医生的嘱咐,不喝酒不吃辣,在别人聚餐时躲在宿舍喝中药。

  药特别苦,一如我那时的心情。心情特别孤独,就像我接下来要走的路。

  毕业照上的我,一副臃肿而憔悴的模样,大量的激素应用让22岁的我变成了一个50多岁的大妈。我疲惫不堪地喘着粗气站在角落里,看着同学们摆着一个又一个pose,看着本也应属于我的狂欢。只是,那份宽大的学士袍里笼着的悲伤和凄惶,没人看出来,那一刻的我就像一只离水的鱼,离死亡那么近。

  出了校门就直接进了医院,尿毒症确诊,脱下学士服便穿上手术服,我的脖子大动脉上开了刀插上管,从此要依靠透析机来活命。

  那是离开校门第七天。

2012年,传说中的世界末日,传说中将天崩地裂摧毁一切的时间。对于别人来说,那只是一个谣言,但于我而言,却是真的。我的世界,依旧在那一年崩塌了。

2、我失去了生活的方向

  我的同学们都在那个夏天陆续奔赴四面八方,建设祖国大好河山去了。世界那么大,总有一个角落能安放一个年轻人的梦想和大好时光。

  可江湖上已经没有我的传说,我藏在家乡的小村里,晒着太阳闭着眼睛,以回忆往事为生。

  或许是因为忽然失去了生活的方向,在一片茫然无措里,人总会不自觉地往回忆里躲,甚至逃回生命开始的最初,去寻觅一个重新喷涌力量的源泉。

  我梦见儿时背唐诗、高考时的奋笔疾书、大学军训时的汗流浃背……无数画面在头脑中一一闪现,但都是从前的光景,仿佛自己已在潜意识里将未来彻底抹去。

  我绞尽脑汁,拼命回想着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。可世上的因总是后知后觉,到了我们终于将它一点点挖掘出来时,果已经无法更改。

  开始时总有人来看我,亲戚、朋友和同学,大家说着怜惜的话,感叹命运无常。随后也就起身告辞,他们还未走远,话却已经在我心底凉下去。

  感同身受太奢侈,别人的不幸不过是一时谈资,流完泪依旧要转身过自己的日子。我知道,我会慢慢被遗忘,成为红颜薄命的代名词。

  手机渐渐沉寂下来,不再响起,无聊时我一遍遍刷着微博,从只言片语里猜测他们的繁华生活,想象着大城市里奋斗的年轻人,怎样地加班奋斗、怎样在聚餐时喝酒嬉笑、周末了怎样约着唱歌逛街。虽忙忙碌碌,但希望郁郁葱葱。

  而我,就像提前进入老年时期,无所事事地在阳台上铺一床被褥,和衣而卧,望着刺眼的阳光发呆。

  我的大脑停滞了一整年,机械地吃饭睡觉,穿着睡衣和拖鞋去医院,躺在透析台上,盯着窗外的蓝天发呆。

3、我开始重新读书

  忘了是从哪天开始重新读书的,翻来覆去读了好几遍的,是史铁生的《我与地坛》。

  那本书其实我在很久前就知道,但从前看着,总觉得那样的人生太遥远,直到命运和作者有了相似的轨迹,在最狂妄的年纪失去最重要的东西,才真正感同身受起来。

  绝望痛苦里的阅读具有抚慰人心的强大力量,史铁生在书里说“儿子得有一条路通向自己的幸福”,我盯着那一行字,差点掉下泪来。

  我也想找到一条通往幸福的路,给自己一个救赎。

  就当这是命运给我的雪藏期,把所有折磨和苦难都看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。其实,走失在命运里的人,最需要的不是安慰和宽心,而是信仰和希望。

  父母不符合捐肾条件,我的配型资料被寄到全国各地的同学手里,又递进了各大医院的器官移植等待处。其实希望并不太大,就像遍地撒网,捞到鱼的概率屈指可数。

  但只有做了这一切,我才能够在尽人事与听天命之间寻找一个平衡,才能在日复一日的煎熬里安心等待一个转机。

  电视看厌了,太阳也晒够了,看书写字又重新回到我的日常生活里。我还喜欢上了烹饪,跟着菜谱用电饭煲做蛋糕,虽然一开始蒸出来只是硬邦邦的一坨蛋饼。我还开了一个淘宝店,卖自己亲手串的手链,生意很一般,但每赚一块钱都能让我满心欢喜。

  至此,我才忙得不亦乐乎,也闲得心安理得。现在回头看,我竟神奇地发现那才是最好的状态,因为所有的努力都不问前程,也不关心归途,享受的永远只是当下那一刻。

4、人生还在不断向前

  后来我等到了肾源,在很多人的帮助下凑够了手术费,最后终于迎来了大彻大悟还带着一丝苦的下半生。等我调养好身体开始工作时,我已经快26岁了。

  一起毕业的同学大都已经过上了有房有车、有家有口的日子。可我依旧两手空空,闺密安慰我说:“其实,现在也就相当于你毕业的第一年。”

  可不是吗?我笑着说,那些年,身体被病魔封印,命运把我雪藏了两三年,还好,只是停滞不前,不是彻底毁灭。

  她又问:“再来一次,你还害怕吗?”她知道这颗肾无法保我一世太平。

  我闭上眼睛去回忆,却不怎么记得那些皮肉之苦了,唯有心底的恐惧与期待交相辉映,让我模模糊糊地记得那段岁月的不堪和痛苦。

  但也只是模模糊糊罢了,因为人生还在不断向前,还有更多的体验来刷新我对那段时光的定义。

  而现在,我已经清楚地看到了低潮期塑造出的坚强、隐忍和强大内心在我的余生里闪闪发光。

  我不怕再来一次。我告诉她,也告诉自己。

  (选自《那些打不败你的,终将让你更强大》)